尚德 精业 务实 求新

新聞資訊

咨詢電話: 020-85959142
挂號電話: 020-85959141
臨床試驗機構辦: 020-85959124
倫理委員會辦公室: 020-85959127

科室風采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資訊>>科室風采

孕媽分享——我的264天

□文/产科 叶淑樱 余丽君

  懷孕在很多人口中是件幸福的事,但對于我來說可謂是一段痛並快樂著的黑暗曆史——在社區醫院得到官方確認懷孕後不到一周見紅了,晚上急急忙忙到婦科看急診,抽了血,做了婦檢,結論是孕激素水平不足,還有息肉,醫生判斷爲先兆流産,吩咐第二天一早去照B超確認是否宮外孕。一夜難眠,直到B超醫生明確說不是宮外孕才松了一口氣。想著問題不會太大,拿著結果去婦科門診給醫生,結果醫生說孕酮太低了,必須馬上住院保胎。然後我就被直接打包上去住院部躺了一個月。

  好不容易熬到了孕中期,再次住院進行了息肉摘除手術。回想起術後注射硫酸鎂簡直是場噩夢,我整個孕期唯一一次“孕吐”就是硫酸鎂引起的。

  本想著熬過這些,以後就是幸福的光明大道了。誰知道——就在生日當天我被診斷爲妊娠期糖尿病!除了本來計劃去買個生日蛋糕的如意算盤被打碎了以外,作爲一名公認的吃貨,後面還有四個月的時間需要考慮如何在控制血糖的前提下喂飽自己保證胎兒的營養供給是件頭痛的大事。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的首要任務是要搞清楚這個妊娠期糖尿病到底是什麽鬼。産檢時,陳萍主任詳細地給我說明了這個並發症,給我劃重點——高血糖對母體直接傷害的是血管,同時容易導致巨大兒,胎兒長期處于高血糖自身分泌過多的胰島素,出生後24小時容易造成低血糖,有可能對腦部發育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了解清楚控制血糖的必要性和急迫性後,下一步就是對策的制定和執行了。

  作爲一名自認爲是理科生的孕媽,覺得應該要用數據作爲依據,客觀科學地制定相應的對策。于是我采購了血糖儀,利用一個星期的時間,把常吃的餐食都吃個遍,每天“自殘”紮四次手指(空腹、三餐餐後兩小時),認真記錄餐食和血糖數值。這些數據讓我心中有底,什麽食物比較適合當時的我。

  此後,我按照預約時間去産科營養門診學習,懂得了升糖指數,進一步明確了每天我所需攝入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質等的分量,做到合理分配包括加餐在內的所有餐食,我的血糖基本上也控制在標准範圍內了。雖然依然堅持每天記錄所有餐食,但痛苦的紮手指監測血糖已經可以從每天都紮四次轉變爲每周隨機抽取兩天就可以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後,我發現了兩個問題點:早餐的餐後血糖容易接近上限;午餐在公司飯堂的夥食偏油偏鹹吃夠分量對血糖控制不利,吃少了營養攝入又不足。爲此,産檢時我特意向陳萍主任提出了我的疑惑。經過一番討論,決定此後每天提早出門,到達公司後多散步消耗多余的血糖;同時,早上多煮一個雞蛋帶回公司保證午餐有一份蛋白質的供給,打飯時多拿一份湯,青菜全部洗一遍盡量減少油量攝入,餐後繼續利用休息時間散步。

  如此日複一日在控制血糖的道路上奮進,預産期也慢慢逼近了。

  預産期前兩天,一大早起床發現見紅了,于是一陣忙亂後懷著小緊張的心情趕到了醫院。做過了胎監和內檢,醫生判斷時辰未到,讓我先回家待産,如果有異常再過來。考慮到我是一名“糖媽”,醫生特意吩咐了,即使沒有任何情況,明日也必須要入院,到預産期還沒有規律宮縮就需要催産了。

  我們家小公主是個懶寶寶,到點了還沒有動靜,醫生只好在預産期前一晚給她媽上了水囊,敦促她該出來看看這個萬千世界了。

  我長這麽大,這個“水囊夜”是我第三次通宵——前兩次是我還是個小年輕的時候,跟一群同學胡吃海喝玩樂到天亮;這次是痛得睡不著,被迫醒著好不容易熬到天亮。

  分娩

  早上起來被安排到待産房做胎監和內檢,當被告知還沒有開宮口時,想死的心都有了,痛了一夜,居然毫無進展。緊接著是人工破水,等待自主宮縮,可惜宮縮依然“潤物細無聲”,于是被插上了催産素。雖然孕晚期時會說希望到時候宮縮像暴風雨一樣,來得更猛烈一些,趕緊痛完就好了,但是,到了真正面對一波一波的強烈宮縮時,還是有點難以承受的,尤其是還要強迫自己放松不能用力。

  此後的數小時,我時刻拿過來人的忠告提醒自己——宮口全開前不能用力,要盡量保持體力,不要亂叫,該吃東西時硬啃也要吃下去……就這樣,從早上熬到下午,終于迎來了與小公主見面的一刻了。看著那小小、軟軟的一團,心裏頭可謂百感交集,往後的每一天,我依然要探索學習如何爲人母,要與小公主一起成長。

  非常感謝産科團隊在漫長而又短暫的孕期中對我的照料,特別是陳萍主任對我的關懷與支持,使我不至于手足無措,有的放矢地走好每一步。感恩有你。